——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东安动力销售及利润沉浮录(图)

东安动力销售及利润沉浮录(图)

盖世汽车网 2009-11-04 09:42:03

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安动力”)11月3日公告称,公司于2009年11月2日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以称“中航工业”)通知,中航工业正在就汽车业务与投资方谈判,东安动力实际控制人可能发生变更。

据上海证券报消息,东安动力2009年10月27日收到中航工业及控股股东中国航空科技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航科工”)的联合通知,中航工业拟以其所持中航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部股份与中航科工所持东安动力全部股份进行置换。本次股权置换完成后,中航工业将持有东安动力股份,并将成为东安动力的控股股东。

在此之前,东安动力2008 年11 月10日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中航科工通知,其实际控制人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已与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重组成立中航工业。中航工业依法承继原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的全部权利义务,成为东安动力的实际控制人。

而东安动力最开始是由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制造公司(也是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下属企业)独家发起成立的。

【要闻点评】

到现在为止,东安动力的主要业务都是在中航工业内部打转,其产品和劳务绝大部分是供给哈飞汽车、昌河汽车(及其合资企业昌河铃木)、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制造公司(下称“哈尔滨东安发动机”)——这三大客户也都是中航工业的子公司。东安动力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来变去,也是在中航工业内部打转。

中航工业内部这种“自给自足”的生存方式,给东安动力的销售和盈利情况造成了很大影响,下降或增长都是因为中航工业内部企业。我们先来看看东安动力的财务状况到底怎样。

东安动力销售及利润沉浮录(图)

注:该公司2006年第三季度报告和2007年第三季度报告中所示2006年第三季度和1-9月的净利润,有较大差距。此处以其2007年公布的为准而记录。

东安动力销售及利润沉浮录(图)

注:2006年和2005年的净利润为“调整后”的数据。从图1的东安动力近5年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数据来看,在经历了2005-2008年这两个时期净利润或下降,或只有小幅增长后,东安动力在今年第三季度和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均出现明显地较大增长。

从图2的年度净利润变化情况,也可以看出东安动力在2006年出现较大的净利润下滑,在2007年又有较大提升。

虽然从图1、图2可以看出,东安动力近5年的净利润有较大波动,但如果将其净利润与销售收入比较(见图3),就会发现,其净利润的波动幅度仍相对平稳,而销售额从2004至2008年却出现明显的下滑,另外,从图4也可看出,其产品产销量也在这些年份呈下滑趋势。

东安动力销售及利润沉浮录(图)

东安动力在销售额和产销量上的表现,与中国汽车市场总体的正向增长十分不相称,但与这一时期中国微型车市场的较低迷状态、或虽然增长但竞争也加剧(其整车客户哈飞、昌河的市场份额在长安、上汽通用五菱等的强力冲击下,并未出现增长)相关。而从其今年1-9月的销售收入和1-6月的产销数据可以看出,其2009年的销售收入和产销量可能实现近几年来的首次较大增长,但增长幅度可能不及整个微车市场的增幅。

而导致东安动力销售和利润减少、增长的主要原因分别是出自哈飞、哈尔滨东安发动机。下面以2007年和2008年的东安动力财务数据举例说明。

东安动力2007年初至年底的应收账款猛增148.89%至8.47亿元(人民币,下同),出现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是客户欠款增加,并且主要是哈飞汽车的欠款增加。哈飞2007年销售不佳、资金紧张。

2008年,微客和微货市场都已出现较高增长,但是由于主要客户并且也是曾以微车著称的哈飞和昌河的销售却未实现同步增长,新开发的市场还未形成规模,东安动力的销售收入和产销量却都出现了下滑(见图3、图4)。

东安动力与哈飞2007 年底签订了《还款协议》,争取在三年内将欠款降至正常水平。截止2008 年9 月30 日,哈飞的欠款余额已较2007年底减少了366 万元。从图1也可以看出,东安动力2008 年第三季度的净利润比上年有所改善。另外,从其2009年第三季度的报告可以看出,其今年1-9月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由去年同期的负1.12亿元收窄至9045万元。

而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对东安动力来说,可就是福星了。2007年东安动力的主要利润来源是投资收益——东安动力参股36%的哈尔滨东安发动机公司2007年发动机销量同比增长80%,净利润亦大涨。2008年,虽然哈尔滨东安发动机的销量仅同比增长了18%,但依然为东安动力贡献了2.5亿元的投资收益。

总之,东安动力被中航工业及其子公司中航科工掌控,也为中航工业其他下属公司(如哈飞、昌河)“牺牲”,但也从其他下属公司(如哈尔滨东安发动机)获得一定的“补偿”,但这些都是集团内部的斗争与妥协。将来,不管东安动力以后的实际控制人会不会变化,它都面临怎么实现客户多元化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它首先就会面临来自母公司集团内部的压力。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