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欢迎来到盖世汽车社区请先 登录注册

——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车企 > 对话齐凯:直面华晨当前问题和未来发展

对话齐凯:直面华晨当前问题和未来发展

2020-09-23 作者:贾晓棠  来源:盖世汽车 

当我们说到华晨,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华晨宝马?还是生产中华汽车的华晨汽车?事实上,他们也都只是华晨集团的一部分。今天的华晨集团旗下有着160多家控股与参股企业,曾经的9级管理层在阎秉哲入主华晨之后已经压缩到了三级:负责战略与重大投融资风险管理等管控业务的集团总部只有一百余人,这是第一级;二级企业负责管理资产与主要运营方向,9家二级企业承接着华晨集团乘用车、商用车、零部件、新能源、出行与服务这五个业务方向 的具体工作;在9家二级企业之下则是数量庞大的负责日常生产经营的三级企业。在这个庞大的体系中,华晨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是二级企业中最重要的一块,沈阳金杯、绵阳华瑞、沈阳华晨专用车公司与大连投资公司这四家二级企业负责商用车业务,二级企业中的金杯汽车涵盖了主要的零部件业务,上海申华控股致力于汽车服务,华晨商旅主做出行与服务,至于消费者们最为熟悉的华晨宝马与华晨雷诺金杯只是在二级企业华晨中国下属的三级企业,你想不到吧?

image001.jpg

华晨集团副总裁、新闻发言人齐凯

如此复杂的业务体系让我们在看清华晨、理解华晨时颇费了一番力气。就在北京车展即将开始之前,我们与华晨集团副总裁、新闻发言人齐凯就华晨集团的现状与未来做了一次沟通,齐凯对所有的问题都没有回避,这或许是我们与华晨集团之间最为坦诚的一次沟通了。

华晨的“巨额负债”与资产是对等的

不仅是华晨集团,很多企业在最近几年都遇到了资金短缺流动性的问题。这不仅是汽车行业的问题,旅游、餐饮等行业莫不如是。今年确实很困难,从国家层面出台了很多对企业的支持,既有中央政府的支持,也有省市政府的支持,对华晨来说,我们也是受益者,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对我们都提供了大量的支持,具体金额不太方便透露,这些支持帮助我们解决了短期资金流动性的问题。

前段时间我也看到有文章说到“华晨集团巨额负债”的话题。这个巨额是跟资产对等的,目前华晨集团的资产是1700多亿,负债1200多亿。这个负债不单是包括金融的,还有经营型负债,而且又是集团的总数,包括我们所有公司,所以总的来算我们现在的资产负债率大概是70%左右,在行业里面是一个比较中等的资产负债率。

在短期内我们确实是有一些流动性的问题,前段时间大家可能也关注到我们成立了债委会,这个是由沈阳市金融监管局和辽宁省银行协会牵头和华晨集团组成的一个机构,是让这些银行债委会来帮助华晨集团共克时艰,在帮我们解决一些流动性的问题。

对我们来说,危机意味着危中有机,短期来说危大于机,长期来说机遇大于危。随着经营状况的改善和疫情的缓解,我们会逐渐走出困境。有些说法称其为负债金融危机、负债危机、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对于我们来说,这些就是流动性的问题,能解决的问题。

战略层面上整合中华是为了打通业务链

在战略布局上,华晨集团既有成功的地方,也有失败的例子,所以在总结的过程中我们一直是向前看的,更多的我们应该集中讨论未来。

关于整车业务,我们从整个国家战略来说,当初建立合资制度,我们更主要的是发展自主,对各汽车企业来说,我们如果由于做合资企业而放弃了自主企业,那从国家层面来说这不是我们的初衷。任何一个企业集团都不会放弃自主。合资是为了更好的自主。

中华的整合不是为了处理这些资产,中华的整合是要打通业务链。中华工厂、研究院和我们的发动机公司等,从管理角度来说如果不进行整合,每一块都各立山头的话,那我们整个业务链是无法打通的。

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之间绝不可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我们认为汽车行业总体增长没有任何问题,汽车行业经过20多年的高速增长,有一些小的波动完全是正常现象。国内汽车市场从2018年开始下滑,我个人认为今年如果没有疫情,总量也是下滑的。从明年开始是十四五阶段,汽车行业的总量一定是增长的,竞争一定是越来越激烈的。

以前我们老说井水不犯河水,事实上,合资品牌和自主品牌,井水一定会犯河水!不是他想犯你,是因为他也是被逼无奈,自主品牌在不断上升,价格趋势在向上走,合资品牌要守住自己的销量和利润,没有办法,一定要跟你短兵相接。自主品牌长期被合资品牌在价格上压制,谁都不愿意长期走性价比阶段。性价比对我们客户来说是一个很好的事,但是对企业来说,性价比并不是一个褒义词,谁都希望是做的东西成本又低、卖利润又高,但是现在自主品牌还没有走出“性价比”的阶段,所以一定会短兵相接。

民族品牌存在着巨大的发展机遇,因为民族品牌的发展对国家来说有重大意义。发展民族品牌,我们的视野不能只放在中国,要放眼全世界,我们要参与世界竞争。

“抱团”绝非为了“取暖”

今后各企业间的协同合作一定是大的趋势。

有一个词叫做“抱团取暖”。我说抱团不只是为了取暖,那明天天气热了呢?明天企业好了呢?大家不合作了吗?所以抱团不是为了取暖,抱团是为了发挥“1+1>2”的作用。与世界任何国家相比,在中国我们有太多的车企在车型开发中技术投入不足,但是在车型上投入过多。在中国,一个车型今年是新车型,到明年只一年的时间就要改款,我们每年推出新车型的数量没有哪个国家能跟中国相比,大量的资金都耗费在造型开发或者是模具开发上;在真正的技术开发,比如说自动变速箱、变速器、大排量发动机、芯片等这些真正应该投入的,我们偏偏都在做短、平、快的工作。从长远来说,这个对国家是不利的。

所以我们建议,各企业要采用共同开发的方式,比如现在各家卖得比较好的SUV,单从底盘来说,各汽车厂用的都是不同的底盘,这是极大的浪费,所以共同开发是我们倡导的一个方式。接下来,华晨集团会和其他汽车企业进行共同开发,将来要加大和科技企业的合作,取长补短,尤其现在到了汽车的“四化”阶段,电动化、自动化、网联化、共享化,这里边有些内容不是传统汽车企业的强项,所以我们要跟科技公司合作。

我们的共平台更多的是集成技术,说共平台开发,甚至会超出平台的概念。可能大家看不出来从共平台开发的产品有任何联系,可能用的结构或者是零件都是一样的,我们开发过程中更多的是集成。共平台生产出来的车看起来是完全两种车,在做开发的时候会针对自己的品牌特性做一些调教,所以看起来是两种车,外观不像,开起来也不像。但是它们之间的很多东西是共用的,我们是互相配合。当然这是方向,我们在跟几家企业进行共平台开发的一些讨论,集成开发,加上将来的零部件共用,不光是配套件,甚至是车身都可以做共用。

华晨集团要聚焦主业,收缩战线

我们现在做的战略就是:聚焦主业,收缩战线。十四五规划里面,我们主要的一个方向就是聚焦战略。多元化战略和聚焦战略没有对错之分。以前我们企业是多元化战略,目前我们在十四五规划里面,更适合我们发展的是聚焦战略。 聚焦到哪里?我们要聚焦到整车和零部件,所以我们要发展合资品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金杯,以及民营合资企业华晨新日、华晨鑫源,当然还有自主品牌中华。

2025年华晨集团要卖195万辆车

我们现在规划的整车销量到2025年是195万辆,其中包括110万辆乘用车和85万辆商用车。乘用车的110万辆包括目前规划的华晨宝马65万辆、中华30万辆、华晨新日15万辆;商用车的85万辆目标包括华晨鑫源60万辆、华晨雷诺金杯15万辆、卡车和专用车10万辆。

大家肯定关心我们这个总量如何实现?

2019年全集团的销量是80万多一点,今年比去年要增长,但我们预测是微增,但是怎么在5年里面保证销量翻番还要多?

华晨宝马今年的销量会在60万辆左右,到2025年规划达到65万辆。

华晨雷诺金杯现在主销的是金杯品牌的产品,就是海狮、阁瑞斯,最近几年一直在加快雷诺产品的导入,明年开始要投产Master,后年投产Trafic。今年年底之前,我们会推出一款金杯雷诺的一个全新产品,是合资公司自己开发的一个产品。大家都知道金杯海狮在中国有着强大的品牌基础,加上雷诺品牌的聚焦,我们认为15万辆的目标是能够完成的。雷诺在全球商用车领域是领先的一个品牌,在中国,大家知道雷诺退出了中国乘用车市场,雷诺集团会加大对沈阳合资公司的投入。在这种情况下,雷诺的聚焦和金杯的品牌基因以及新产品的导入,可以支持15万辆的完成。

华晨鑫源现在的产品以小面包为主——X30,还有T系列的微卡,这个企业从2012年建立到现在走势非常良好。这个民营企业建立之初起步很艰难,但是现在已经上了快车道,今年在疫情的情况下也会完成20万辆的目标。

华晨新日已经运作了两年,在10月底会进行车辆的下线,在今年年底会做小批量的生产,明年计划最少3万台,后年5万台。这个车型定位很准。在电动车行业,两种车有市场,一种是高端车,用品牌溢价,增加的成本会摊掉,还有一种是大众车型,要面对没有补贴的,日常代步、使用方便,这类电动车是有一定销量的。

还有一块我们集团很主要的业务,就是华晨中华,未来的规划目标是30万辆。目前产品在做结构调整,原有的车型在做升级换代,现在的V3、V6、V7这些产品都会在相应平台上做全新的产品开发,预计从明年下半年就会陆续推出,所以说从明年下半年开始,会是集中的产品推出的时期。另外我们会做一些共平台的开发,大概一年左右的时间,我们会把一些产品的短板或者产品项目里面一些缺项会补上。在轿车方面,我们原有的轿车也在做升级换代。未来我们既有自己平台开发的产品,也有未来共平台开发的产品,加上体制、机制方面的保障,所以未来30万辆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我们整个集团对中华的销量目标能起到强大的支撑作用,我们跟宝马合作多年以来都得到宝马在技术、质量和营销方面大力的支持。而且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团队,现在有20几个国外专家在我们这边挂职工作,不是以顾问的形式,而是以工作的形式在支持中华的发展。

卡车方面,我们规划的是10万辆。金杯卡车曾经在卡车行业销量排前三名,这是非常好的基础。我们老工厂在沈阳市内,此前做了搬迁改造,新工厂正在建设,我们会引进战略投资,共同做好卡车业务。我们经过市场分析,卡车在中国有非常稳定的市场需求。受影响疫情,乘用车下降很快,商用车销量还是增长的,而金杯品牌有品牌底蕴,知名度美誉度都不错,所以我们要对卡车方面加大投入,引进灵活的体制机制,进行卡车业务方面调整。

这些边是我们在2025年实现195万辆销量目标实现的保障。

2025年华晨集团的零部件业务要做到350亿

对集团来说,十四五规划我们聚焦在整车和零部件。零部件业务分布在华晨中国和金杯汽车两个上市公司,我们前段时间已经在业务方面进行了整合,要大力发展零件业务。2019年整个集团的零部件销售规模是86亿,其中给华晨宝马配套是60亿。到2025,年我们预计做到350亿的零部件业务规模。

合资业务中华晨集团对控股权可以要也可以不要

我们在做乘用车与商用车业务的时候,对控股权没有必须的要求。现在辽宁省政府对我们也没有要求必须控股,以前是有的,现在是没有的。对于控制权,我们可以要,也可以不要。原来大家经常说集团里并表不并表,我们可以并也可以不并,这个可以放开。

在自主品牌方面,我们自主乘用车已经完全整合到华晨制造公司,华晨制造的领导层就可以决定很多的事,不用到集团层面来汇报。我们是以放权为主,集团只管风险防控这些重大投融资等大事。

在研发方面,我们还会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实际上以前华晨在研发方面投入就不小,未来还会加大。在资金保障方面,集团的利润会投入到自主研发上。2018年的时候,对华晨集团来说,我们是第一个股比放开的合资企业。这是国家战略,其他的自主品牌也会面临这个问题,所以不可回避,我们只是比别人早了一段时间。股比放开之后,宝马会加大对合资公司的投入。我们会把合资公司的蛋糕做大,以前蛋糕切一半,和将来我们把蛋糕做大之后切四分之一的重量是一样的。我们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