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新能源 > 市值跌破万亿,宁德时代也不会输

市值跌破万亿,宁德时代也不会输

盖世汽车 苑晶铭 2022-09-19 06:50:00

近来,宁德时代的“烦心事”有点多。

截至9月16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跌超1%,总市值跌破万亿元大关。相关数据显示,自8月24日高点以来,宁德时代股价累计下跌超26%,市值蒸发逾3400亿元。

宁德时代很着急。9月5日,永兴材料发布公告称,已与宁德时代签署《合资经营协议之终止协议》。但在9月7日,龙蟠科技就声明表示,已与宁德时代达成了碳酸锂项目合作。

仅时隔两日,在与永兴材料的协议告吹后,宁德时代便迅速找到龙蟠科技合作,让两家企业“无缝对接”,丝毫不耽误项目推进。

宁德时代为何如此急迫?

实际上,一直以来,宁德时代饱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暴涨的拖累。今年一季度,宁德时代净利润同比出现下滑,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高低落差”引起资本市场质疑。

财报显示,宁德时代一季度归母净利润下降23.62%。与此同时,其营业成本为416.28亿元,同比增长198.66%。长期来看,2019年~2021年,宁德时代毛利率分别为29.06%、27.76%、26.28%。今年一季度,其毛利率骤降至14.48%,创下新低。

其实2022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日子都不好过。先是2022年一季报业绩表现不佳,引资本失望;随后内部又迎来一场较大的人事变动;最近与中创新航等行业对手专利纠纷也进入白热化阶段;且即使2022年半年报业绩向好,却也在财报发布后第一个交易日,股价大跌近6%,股价低迷似乎已是宁德时代近半年来常态。

资本为何依然对宁德时代没信心?宁德时代为何如此焦虑?看似高高在上的“宁王”,实则危机四伏?当四方势力皆起,宁德时代还有多少筹码来应对挑战?

外患

宁德时代的焦虑,其实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芯片和动力电池,一直是生产新能源智能汽车整车的核心要素。为了摆脱束缚,拿回自主权,车企自研芯片早已不是稀罕事。动力电池在新能源智能汽车的成本中占据40%甚至更高,这对车企而言是巨大的变量。

此前,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就曾在2022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抱怨:“目前,除了特斯拉赚钱外,其他新能源整车厂基本上是亏损的。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新能源汽车的40%~50%,甚至60%,那我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此言一出,一呼百应,倒出了不少车企们的苦水。当车企要掌握动力电池话语权,“去宁化”热潮就开始慢慢崛起。其中,比亚迪便是车企自研动力电池的代表。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间微妙的关系不言而喻。早在2020年3月,比亚迪就曾在刀片电池发布后,以针刺实验直接叫板宁德时代,随后宁德时代也用三元锂电池隔空反击。

时至今日,两者在动力电池市场中的博弈仍在继续。韩国研究机构SNE Research数据显示,2022年7月,比亚迪动力电池装机量再次超过韩国LG新能源,位居全球第二,仅次于宁德时代。这也是今年以来,比亚迪第三次获得月度亚军。

此外,比亚迪的“抢单”大战自打响起就从未停止。一直以来,宁德时代曾是特斯拉唯一的中国动力电池供应商。但近日有外媒报道称,比亚迪磷酸铁锂电芯已经上线特斯拉柏林工厂的Model Y生产线。无独有偶,8月份,长期执着于宁德时代的蔚来,也表示已与比亚迪弗迪电池确定了合作。甚至眼下正被资本市场注视的小米汽车,也选择比亚迪旗下的弗迪电池和宁德时代两者作为其电池供应商。

比亚迪成功自研动力电池,也让其他车企争相效仿。但并不是所有车企都有像比亚迪一般自建电池厂的实力,一般而言,这些车企选择和动力电池厂商合作研制的案例较多,也就是“合建电池厂”。

早在2020年,孚能科技就表示与吉利共同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工厂,预计合资公司和孚能科技的合计产能达到120GWh。2022年以来,车企与动力电池厂商合力建厂更是屡见不鲜。2月7日,韩国东亚日报表示,SK创新和福特汽车的电池厂已于2021年12月开工;8月31日,外媒报道称,本田汽车将与LG新能源在美国建立一家电动汽车电池工厂;9月15日,欣旺达发布公告称,将联手东风集团建设动力电池生产基地,规划建设30GWh的动力电池产能。

此外,蔚来、零跑、威马、广汽埃安等都设立了关于自研电池项目和电池厂。虽上述车企投资金额不高,但显然野心不小。

更值得注意的是,想与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中分一杯羹的,不只是以比亚迪为代表的车企们,在宁德时代的周围,众动力电池厂商们也虎视眈眈。

内忧

实际上,在参与自研动力电池之余,各车企也有意扶植新选手,使其平衡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中一家独大的竞争格局。欣旺达便是众多车企看中的最具潜力种子选手之一。

截至目前,欣旺达获得了小鹏汽车、理想汽车、蔚来汽车、广汽资本、东风资产等多家有电池需求的企业的投资。前不久,欣旺达旗下电动汽车电池公司欣旺达EVB完成了新一轮60亿元融资,远远超出了此前规划的30亿元募资额度,目前该公司投前估值在220-230亿元之间。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欣旺达EVB2021年末启动了分拆上市计划,预计2023-2024年提交IPO。

2022年以来,欣旺达汽车电池已获多家投资。投资企业中,理想汽车关联公司江苏车和家、小鹏汽车关联公司Sky Top LLC、蔚来汽车关联公司蔚瑞投资分别增资4亿元、4亿元和2.5亿元,持股比例将分别为3.2%、3.2%和2.01%。甚至还包括关联上汽、广汽以及东风汽车等传统车企的上汽金石、广祺欣电、信之风/东风交银等企业。

在技术迭代上,欣旺达也没有固步自封。9月3日,欣旺达EVB发布了超级快充动力电池产品SFC480。据知情人士透露,即将上市的小鹏G9或将成为首个搭载欣旺达4C动力电池的车型。SFC480对欣旺达而言意义非凡,该电池是欣旺达从代工到自主研发的一大转折,而自主研发正是动力电池公司立足的“必备技能”,这在如今的动力电池市场中依然至关重要。

动力电池厂商第二梯队的欣旺达成长迅速,位于第一梯队的中创航新更是让宁德时代头疼。

且值得注意的是,声称不愿再为宁德时代“打工”的广汽集团,其旗下企业广汽埃安,早在2020年下半年就将宁德时代从新申报的车型供应商名单中删除。取而代之的,正是中创新航。

彼时,中创新航之所以能够替代宁德时代,拿到广汽的大单子,根本原因在于低价。有媒体报道显示,2019年,中航锂电对广汽电池模组不含税的价报价为0.78元/Wh,相比宁德时代的1.05元/Wh,便宜了近四分之一;到了2020年,中航锂电的报价再次下降到0.6~0.62元/Wh,仍然低于宁德时代的0.9元/Wh。

于此,性价比高成为了更多车企选择中创新航的理由。截至目前,东风、长安、广汽、吉利等车企都已被中创新航收入麾下。根据中创新航官网,其产品在乘用车市场已应用于零跑C11、小鹏P7、EA6、五菱宏光MINIEV、吉利几何C、吉利帝豪EV450等,以及广汽与长安的多款车型上。

车企和动力电池厂商齐发力,自然导致宁德时代的“铁王座”不稳。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动力国内装机量市占率下降到47.7%,2021年这一数字为52.1%。在三元锂电池方面,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上半年三元锂电池分别装车22.89GWh和6.68GWh,占比分别为50.19%和14.65%,位列市场前两位。

宁德时代的“筹码”

但这就意味着宁德时代即将日落西山吗?事实并非如此。

当曾庆洪抱怨为电池厂商打工之时,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曾回应道:“上游原材料的资本炒作,给动力电池产业链带来了短期困扰,碳酸锂、六氟磷酸锂、石油焦等锂电池上游材料均出现价格暴涨。”

换言之,动力电池厂商和车企都是动力电池原料价格居高不下的受害者。但这其中,位置最为尴尬的是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它们向上面临高成本,向下没有资格涨价,最后导致增收不增利的局面。也正因如此,二线动力电池厂商没有更多的资金进行技术研发。

但宁德时代则有更多的余力来应对这一波新的冲击。近年来,宁德时代一直在加大对正极材料及锂、镍等资源的投入,先后与富临精工、德方纳米、洛阳钼业、天华超净公司子公司天宜锂业等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工商登记显示,宁德时代已投资了宜春时代新能源资源、江西升华新材料、江西志存锂业、宜春时代新能源科技,以及贵安新区中科星城石墨。

宁德时代也在2022年半年报中披露,该公司建立了及时追踪重要原材料市场供求和价格变动的信息系统,通过提前采购等措施障原材料供应及控制采购成本。同时,宁德时代还通过投资合作、自行开采等措施保障供应链安全。

在研发投入上,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22年上半年研发费用高达57.7亿元,同比增长106.5%,占总收入约5%。综合2020年、2021年和2022年上半年来看,宁德时代研发总费用约达170亿元,几乎是欣旺达、国轩高科、亿纬锂能、孚能科技研发费用之和的1.5倍。

强大的研发能力可以支撑宁德时代在“群狼环伺”的动力电池市场中脱险。宁德时代近期发布的第三代CTP——麒麟电池,系统集成度创全球新高,体积利用率突破72%,能量密度可达255Wh/kg,支持实现1000公里续航;通过全球首创的电芯大面冷却技术,可支持5分钟快速热启动及10分钟快充,实现了续航、快充、安全、寿命、效率以及低温性能的全面提升。

根据宁德时代官方描述:在相同的电化学体系、电池包尺寸下,采用三元高镍版材料的麒麟电池,比同体积的特斯拉4680高出13%的能量密度。

此外,如今的宁德时代已经不满足于局限在动力电池市场。

根据财报,2022年上半年,宁德时代主要业务板块有动力电池、储能电池、锂电池材料。同期内,宁德时代储能业务实现营收达到127.3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1.41%,其储能业务增长速度高于动力电池增长速度的159.9%。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早已向众多领域伸出业务触角。此前媒体报道,协鑫集团已于宁德时代签署协议,双方在重卡换电站通用性、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动力电池回收等方面展开合作。

在任何行业内,头部企业都需要具备危机感。显然,宁德时代早已意识到这一点。资本市场永远不会钟情于一家企业,动力电池市场格局也不会永远一成不变,躁动不安的各方势力均已剑拔弩张。庆幸的是,时刻紧张的宁德时代,已然开始警惕水面下难以察觉到的暗礁。

宁德时代虽早已跑在动力电池赛道的前列,但它也一直让自己身处在出发的路上。游戏还未结束,宁德时代未必会输。

关注我们更多服务平台

添加社区公众号、小程序, APP, 随时随地云办公尽在掌握

联系我们
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中文资讯 盖世汽车会议 盖世汽车研究院 盖世大学堂 Automotive News Global Auto Sources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7-2022 All Right Reserved.盖世汽车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 沪ICP备070233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969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影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