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车企 > 富士康并非真想造车?

富士康并非真想造车?

未来汽车日报 2021-10-20 08:11:37

在71岁生日这天,鸿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在《生日快乐》的BGM中,驾驶着一辆纯电动车现身于鸿海科技日的现场。

10月18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推出三款电动汽车,分别为纯电SUV Model C、纯电轿车Model E与电动巴士Model T,这三款车型由鸿海集团与裕隆汽车成立的合资公司鸿华先进打造。

郭台铭驾驶的,正是Model E,足见富士康对这款车之重视。

Model E定位为豪华轿车,面向商务人士,这款车的外形由鸿华先进与国际知名汽车设计公司宾尼法利纳(Pininfarina)共同设计,百公里加速2.8秒,续航里程可达750km,并且具备人脸识别开门、智能车窗等功能,后排空间可当做移动办公室。

据官方透露,Model E将由第三方汽车制造商销售,Model C将通过裕隆旗下的品牌销售,计划2023年上市。Model T则将于明年在中国台湾南部开始试运营。

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表示,预估鸿海电动车业务最快明年就会产生营收,2023年营收将有明显上涨,五年后电动汽车业务的价值将达到一万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251亿元)。

意在“卖”平台?

富士康推出的另外两款新车,涵盖了家用市场与公共出行领域。其中,Model C是基于MIH平台打造的首款车型,面向家庭用户。这款车长4.46米,轴距为2.86米,百公里加速3.8秒,续航最长达700km。刘扬伟透露,Model C的售价将低于100万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3万元)。

图片

来源:鸿海官方

Model T电动巴士则针对公共出行。车型采用电脑分析模拟平台设计,正面四角均配备LED大灯。续航里程为250km-320km。官方消息称,Model T满足美国联邦运输管理局的法规标准,已经完成了20万公里的耐久测试,以及1000小时以上的刚性强度测试。

一直以来,富士康在大家的认知里是一家大型“代工厂”,这次一口气推出三款电动车型,有网友感叹富士康“真是闷声造车”。

但实际上,富士康在造车的边缘早已“疯狂试探”。

早在2005年,富士康以3.7亿元收购汽车线束制造商台湾安泰电业100%股权,正式进军汽车领域。2013年,富士康开始出现在车企的供应商名单中,宝马、特斯拉、奔驰等车企都是富士康的客户。富士康也先后通过投资滴滴和宁德时代入局网约车和动力电池领域。

2020年,富士康的造车大计更加清晰。在2020鸿海科技日,富士康发布了开放纯电平台MIH,这个平台甚至比一众传统车企的电动平台来得更早。

凭借MIH平台,富士康吸引了更多的合作伙伴。

2021年1月4日,富士康与拜腾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合力推进拜腾首款车型M-Byte的量产,不过由于拜腾财务状况不断恶化,目前合作被搁置。紧接着,1月13日,富士康宣布与吉利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顾问服务。随后,Stellantis集团、菲斯克(Fisker)先后与富士康达成合作,共同探索电动汽车领域。

富士康的代工生意更红火了。事实上,本次推出三款车型,其更大意义仍在于推广开放平台MIH。在现场,Model C Speaker王理巍表示,目前亮相的三款车型为“参考原型车,是客户规划自身产品时的参考版本,后续可依据客户需求做改动”。

刘扬伟也曾公开表示,富士康意在做“电动汽车的Android”,“MIH开放平台”就是最大的筹码。基于该平台,主机厂可选择SUV、轿车等底盘设计,并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车轮的距离、电池大小等定制化方案,其中一些组件未来可以进行OTA。

裕隆集团的Luxgen和CMC自主品牌将成为鸿华先进产品平台的首批客户。鸿海在电动车领域的目标是,提供包括零配件、设计、制造等完整的解决方案。

比起造车,富士康或许更想成为一个超级供应商。

2025年营收300亿美元

长期以来,富士康以“低毛利率”而闻名,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富士康的合并毛利率为5.91%,而其最大客户苹果公司的毛利率常年维持在40%上下。

更让富士康感到焦虑的是,苹果正在扶持新的供应商。比如立讯精密和歌尔股份如今已经成为Airpods的主要供应商。80%收入都来自苹果业务的富士康,急需要寻找新的业务。

造车便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预计,到2028年,全球汽车市场的纯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3000万辆;2030年,电动车销量将达到全球乘用车销量的50%。

在去年的鸿海科技日,刘扬伟曾表示,希望在2025至2027年间占据电动车市场10%的市场份额。今年,富士康有了更为切实的赚钱目标:预计到2025年纯电动汽车营收占其制造业营收的5%,营收目标为300亿美元,其中40%的零配件由鸿海集团自己制造。

富士康是否有底气面对这样的挑战?

在智能电动车赛道,对汽车制造提出了新的要求,相比那些新入局造车领域的跨界玩家,甚至是新势力车企,富士康更擅长硬件制造。

尤其富士康曾为苹果代工,这份履历不失为加分项。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认为,“富士康有多年代工iPhone的经验,有比较出色的ECU(尤其是车联网/自动驾驶相关的核心ECU)的制造和集成能力,以及供应链管理能力。”

此外,富士康的MIH纯电开放平台也将成为一大优势。模块化平台的优势之一就是节省开发时间,大众凭借MEB平台一年内上市了三款纯电车型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图片

来源:鸿海官方

某自主品牌主机厂的研发工程师告诉未来汽车日报,新车上市时间主要取决于平台,“如果是现有平台,22个月就能推一款新车”。

刘扬伟此前也表示,在富士康和菲斯克的合作中,得益于MIH平台,“从研发到生产出新车只需要约24个月,将原本新车上市所需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基于上述种种储备,富士康已经开始从消费电子制造商向汽车制造商转型。今年9月,富士康与泰国石油和天然气集团PTT签署了一项合资协议,将在2023年建立面向东南亚市场的电动汽车制造工厂,初期规划年产能为5万辆,最终每年产量将增加到15万辆。

10月7日,富士康科技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将斥资约5000万美元收购美国“造车新势力”洛兹敦约4%的股份,并且富士康还将出资2.3亿美元收购洛兹敦位于俄亥俄州的大型组装制造基地。通过此次收购,富士康将收获包括土地、部分汽车制造设备,以及原本由洛兹敦雇佣的员工。

据公开信息显示,该工厂的年产能约为60万辆。对于富士康来说,制造技能和产能已经准备妥当,关于硬件层面的挑战能够凭借自身的经验化解,但制造智能电动车的必备要素——软件,却并非富士康的强项。

为了补齐软件短板,富士康先是“挖”来了曾在苹果公司核心软件团队工作的魏国章,其以CTO的身份加入MIH联盟,主导MIH软件平台。今年5月,富士康与Stellantis集团各出资一半组建了合资公司Mobile Drive,主要业务为开发数字驾驶舱和个性化连接服务,专注于信息娱乐、远程信息处理和云服务平台开发。

在科技日现场,鸿海科技集团数位转型长龚培元也表示,公司已成立了软件研发中心,在已有的1500名员工基础上,计划三年内再招募1000名软件工程师,并且建立FOXCONN APP软硬体生态平台。2022年,鸿海集团将成为一个“软件定义的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