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智能网联 > 图森 10 亿美金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谁来

图森 10 亿美金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谁来接盘?

盖世大V说 汽车之心 2022-03-18 20:05:37

2020 年,中国互联网科技公司字节跳动在美国运营的应用 TikTok 面临二选一的困境:要么卖掉,要么关闭。

如今这一幕也在自动驾驶领域上演。

3 月 17 日,据路透社消息,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以下简称「图森」)正考虑以 10 亿美金的价格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并将重心放在美国发展。

而据钛媒体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图森中国业务正在以 10 亿美金的估值寻求私有化,并不是向第三方出售公司。在完成私有化后,图森未来还是要以现有管理层和组织架构为核心,在中国市场独立运营。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图森将彻底成为一家美国自动驾驶公司。

01、图森 10 亿美金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谁有可能接盘?

经过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FIUS)一年多的审查,图森逐渐剥离了与「中国」相关的任何连接:

1. 新浪董事长兼 CEO 曹国伟和新浪 CFO 张怿,在本届图森董事会任期满后不再参选。

2. 新浪子公司 Sun Dream(图森投资方)同意不提名替代候选人或增加其在图森的现有股权。

3. 限制图森中国对图森美国的自动驾驶数据访问,包括:自动驾驶卡车业务源代码和算法等信息。

而 10 亿美金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也可以看作是 CFIUS 对图森审查的后续,以此确保图森变成一家 100%的真·美国自动驾驶公司。

这也给行业留下了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图森 10 亿美金出售中国自动驾驶业务,谁最有可能出钱买下?

图森在中美两国部署自动驾驶业务,各有侧重。

在美国,图森的业务重点是公路无人卡车运输。在中国,图森的业务更专注于港口无人驾驶。

由于图森在国内开展的业务并不多,如果图森中国要向第三方出售,买方大概率会通过人才收购(Acqui-hire)的方式收编图森在中国的自动驾驶团队。

Acqui-hire 是收购(Acquire)和人才招聘(Hire)两个英文单词的组合,主要是指以人才(团队)为主要交易目标的收购行为。

2019年,苹果通过这种方式收购了硅谷的自动驾驶公司 Drive.ai。同年 10 月,特斯拉也以同样的方式将嵌入式计算视觉公司 DeepScale 收入囊中。

在自动驾驶人才抢夺日益激烈的今天,拥有足够好、足够多的自动驾驶人才,就是自动驾驶公司最深的护城河。

那么,有哪几类公司会是潜在的买家?

一类是商用车领域 OEM/Tier1。比如一汽解放、东风商用车、北汽福田、陕汽、金龙、宇通等传统商用车企。出于战略部署需要,OEM/Tier1 可以对图森在国内的技术进行全面吸收。

一类是 Robotruck 公司。比如 Deepway、小马智卡、滴滴自动驾驶、阿里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嬴彻、智加、挚途等。

除此之外,还有在去年成立的三家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2011 年 11 月,汽车之心发文《小马智卡「裂变」:自动驾驶卡车领域,一口气又杀进来 3 家公司》提到了 3 家初创公司,包括:千挂科技、行猩科技、擎天智卡。

最新的消息显示,前百度自动驾驶、智能交通技术和产品负责人陶吉担任加盟千挂科技,担任 CEO,原图森上海总经理薛健聪也在今年年初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擎天智卡。为了加速赶超更早成立的Robotruck 公司,上述三家初创公司,现阶段对人才的渴求无疑是最为强烈的。

一类是 L4级自动驾驶公司。比如文远知行,此前通过收购牧月科技,布局自动驾驶货运市场。元戎启行也通过布局自动驾驶同城货运,扩充自动驾驶场景。当然,如果文远/元戎手上有足够的现金流,也可以考虑收编图森在国内的团队,以此拓展 Robotruck 业务。

最后一类是物流场景方。比如京东/顺丰,有物流场景也有相关资源,也认可自动驾驶技术对物流行业的改造。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目前还无法确定图森在国内的技术能力是否独立和完整。

另外,图森中国的团队对图森美国的研发技术依赖程度有多少?这些技术之后该如何切割?这些都将是相关收购方最关注的核心问题。

02、图森被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审查,我们能得到哪些启示?

2018 年,美国正式实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The 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FIRRMA」)。

此后,美国在在外国投资安全审查上的关注角度和理念发生变化。

2022 年 2 月,FIRRMA 实施了 CFIUS(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细则。根据 CFIUS 细则第 800.211节,涉及关键技术、关键基础设施和敏感个人技术行业的投资,只要符合以下特征,即使该投资是非控制性的,也将被列入 CFIUS 的审查范围:

  • 通过相关投资取得美国业务体重大非公开技术信息的访问权限;

  • 拥有美国业务体董事会或其他管理机构的人事任免能力或观察员席位;

  • 对被投资美国业务体的与 TID 业务相关决定的实质性决策参与权。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外国企业希望通过投资能够接触到美国业务体的相关技术信息,或进行进一步的技术交流,那么相关投资都将被视为 CFIUS 管辖的交易。

对在中美两地进行业务的自动驾驶公司而言,图森的经历是一个很好的参照模板——中美双主场战略不是最佳选择,有中资股权参与、在中国设有研发机构以及面向中国市场的科技公司,都有可能受到 CFIUS 的审查,并不得不在中美之间进行二选一。

更深一步看,图森过去一年所面临的审查,究其本质,是「数据安全」的问题。

在 CFIUS 与图森达成的协议里,我们可以看到:

(1)图森需要将自动驾驶卡车业务技术监督权移交给美国政府,同时图森还将采用技术控制手段,限制图森中国对自动驾驶数据的访问,这些限制主要包括:自动驾驶卡车业务的源代码和算法等信息,避免图森在美国开发的核心技术进入中国。

(2)图森需要任命新的安全官员和安全主管,并在图森董事会下设立「政府安全委员会」,由安全主管担任委员会主席,并定期向 CFIUS 汇报。

对于上述协议,前图森 CEO 吕程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简而言之,我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开的一份健康证明。」(「I think in short this is a clean bill of health from the U.S. government,」)

言下之意,只有采取了这些措施,才能换来美国政府的安全感,图森才会被 CFIUS 认定为可以依法合规在美国开展业务。

事实上,无论是美国、中国还是欧盟,都颁布了相关法律确立了「本土数据不出境」的原则。

这在手机领域已经成为常态。

2017年,苹果和云上贵州合作,将国内的 iCloud 服务交由云上贵州负责运营。换个角度看,也是一种合规的表现。

未来,这一常态也同样适用于自动驾驶领域。

无论是海外的自动驾驶相关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或者中国企业进入海外市场,只要涉及到自动驾驶数据,都必须执行严格的本土化。

比如,特斯拉的 FSD 未来想在中国落地,就需要在中国建立数据中心和研发中心。同理,如果蔚来、小鹏想要在出口欧洲的车型上应用 NAD、Xpilot 等自动驾驶功能,也需要执行同样的本土化策略。

也许在未来,我们会在美国和欧洲看到越来越多的「云上贵州」。

相关阅读:

独家 | 两大商用车企加持,图森冲刺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

独家 | 自动驾驶第一股图森加入造车大军:「图灵智卡」启动,原CEO陈默带队

本文参考资料:

CFIUS新规下,企业海外交易要注意些什么?

http://mtw.so/5T3fSn

关注我们更多服务平台

添加社区公众号、小程序, APP, 随时随地云办公尽在掌握

联系我们
盖世汽车社区 盖世汽车中文资讯 盖世汽车会议 盖世汽车研究院 盖世大学堂-公开课 Automotive News Global Auto Sources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7-2022 All Right Reserved.盖世汽车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沪B2-2007118 沪ICP备07023350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969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影像,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