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行业 > 欧拉请致敬我们的时代:从两只新猫与甲壳虫

欧拉请致敬我们的时代:从两只新猫与甲壳虫撞衫说起

盖世大V说 AutoR智驾 2021-08-24 09:51:13

中国品牌在初创时期大多走过模仿的道路,很多也都因此与外国品牌对簿公堂。在当初那个起步阶段,我们或许因为实力不济不得以戴上了模仿的“帽子”,但现如今,绝大多数中国品牌都具备了足够的原创能力,从而不再需要模仿别人的设计。欧拉把已经摘掉的“帽子”又戴了回去,并名曰“致敬”。在中国潮牌兴起的时代,中国汽车的设计美学正蓬勃发展,不致敬这个时代而却假名致敬他人经典,与理不合,于情有悖。

文丨AutoR智驾  金山

长城汽车旗下的新能源品牌欧拉在8月14日官宣:全新车型芭蕾猫将在8月29日开幕的2021成都车展上正式亮相。

与这一消息同步发布的,是一张芭蕾猫的正侧方照片。

即便没有露出新车的车头和车尾,业内人士和车迷们也能一眼看出,这个造型与大众甲壳虫如出一辙。

▲欧拉芭蕾猫

但这并不是欧拉第一次模仿大众甲壳虫,在今年4月举办的2021上海车展上,欧拉就发布了朋克猫,当时市场的第一反应就是它太像初代大众甲壳虫了。

有媒体报道显示,大众汽车官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甲壳虫在2019年正式停产,但其设计版权依然属于大众集团。对于欧拉朋克猫是否抄袭了大众汽车公司的外观设计专利,会进一步了解,并保留诉讼的权利。”

▲欧拉朋克猫

当时,欧拉官方对朋克猫的定义是“穿越时光,致敬经典”,因此在车头、车尾和整体线条上都借鉴了初代大众甲壳虫的设计元素。

“致敬”一词在这里有别样的味道。

而在四个月之后的现在,芭蕾猫的造型再次“致敬”了大众甲壳虫,只不过它的线条相比朋克猫更加圆润,因此与相对更新一些的几代甲壳虫更像一点。

从法律的层面来说,智驾君相信欧拉在确定采用这种设计之前,早就评估过诉讼风险。这么大的一个汽车品牌,不可能在涉及法律责任的问题上蛮干。

▲自上至下为初代大众甲壳虫、欧拉朋克猫、欧拉芭蕾猫

欧拉之所以决定推出朋克猫和芭蕾猫,就一定在法律层面有站得住脚的自信。

据悉,德国的专利制度对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期为“自授权登记日起15年”,我国对外观设计专利的保护期为“自授权登记日起10年”

初代大众甲壳虫诞生于1938年,距今已有80多年。因此,无论大众汽车是在德国还是在中国发起诉讼,胜诉的可能性都极小。

▲初代大众甲壳虫

对于大众汽车来说,虽然甲壳虫已经在2019年停产,但其外观设计的版权归属依旧很重要。有消息称,大众汽车在2020年已经注册了“e-Beetle”的名称商标,这意味着甲壳虫或许会在未来以电动车的形式再次“复活”。

如果这一战略真的实施了,那么欧拉朋克猫、芭蕾猫就会与电动甲壳虫“同场竞技”,因此外观设计专利的争夺或许也难以避免。

对于中国品牌而言,在外形设计上采取模仿的策略已是早已有之。但那主要是在各个品牌的初创阶段,当时各品牌的综合实力还比较弱,在设计方面经验也很有限,采取抄袭设计、逆向开发的方式造车也属无奈之举。

▲比亚迪F3

▲丰田花冠

回想当初,奇瑞早期车型QQ模仿了通用汽车SPARK,瑞虎模仿了丰田RAV4;比亚迪早期车型F3模仿了丰田花冠;吉利早期车型美日的车标也因为与丰田相似,而导致丰田发起诉讼。

在后续的发展过程中,类似的案例并不少见。本田就因双环S-RV与本田CR-V相像,而与双环汽车对簿公堂;捷豹路虎因陆风X7模仿揽胜极光,将陆风汽车告上法庭;众泰SR9甚至还因与保时捷Macan十分相似而“名声大噪”。

▲路虎揽胜极光(上)与陆风X7(下)

在这些案例中,模仿的一方在诉讼中败诉的比例并不高,但法律只是一个层面,合法并不代表着公众都能接受。

或许在法律条款上,很多案例并不构成侵权,但相关车型究竟是不是模仿,消费者心中自有公论。

随着中国品牌的不断发展壮大,绝大多数车企现如今已经具备了足够强的原创能力。尤其是近几年来,像长城、吉利、比亚迪等头部品牌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产品和技术方面都已经拥有了与合资品牌乃至进口品牌竞争的实力,因此在设计层面也开始有了自己的话语权。

▲欧拉黑猫

例如:比亚迪拥有了标志性的设计元素“dragon face”;吉利星瑞、星越L的盾形中央格栅也成为了广受好评的家族基因;长城欧拉也从创立之初就确立了时尚可爱的设计风格。

从这些品牌中,消费者看到了中国品牌在设计上完全不逊于外国品牌,甚至很多中国的原创设计要比外国品牌的设计更加出色,也更加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喜好。

▲欧拉白猫

在这种大趋势的影响下,带有模仿痕迹的中国品牌车型如今已基本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设计”,诸如上汽集团邵景峰、广汽集团张帆等中国设计师,也通过出色的原创设计在全球汽车设计领域为中国品牌争得了话语权。

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也将助力中国汽车品牌进入良性循环。

在这样一个空前利好的局面下,如果再“开倒车”重新走上模仿的老路,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了。

▲欧拉好猫

况且欧拉品牌从初创开始,设计本就不是弱点。现有车型黑猫、白猫、好猫都是原创设计,而且获得了消费者的认可,这说明欧拉的设计风格是成功的。

在这样一个颇具前景的状态下,突然连续推出两款与大众甲壳虫高度相似的新车,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

有业内人士表示,欧拉品牌在设计风格上偏向于复古路线,朋克猫和芭蕾猫“穿越时光,致敬经典”的定位也印证了这一点。

▲长城潮派概念车

然而在2020年9月开幕的北京车展上,长城汽车曾推出过一款“长城潮派概念车”,那同样是一款复古风格非常显著的车型,但它却有着纯粹的原创设计。

长城汽车在设计方面并不缺乏实力,这已是被其一系列成功车型所证明过的。

在长城汽车正开启中国品牌出海的时刻,避免设计上向国外知名车企致敬,去掉外观的借鉴瑕疵,在中国潮牌文化日益显现生命力的时刻,致敬我们这个风华正茂的年代,用新时代的中国审美为中国汽车品牌注入生命力,而不是背负着指责与法律风险的致敬式抄袭,毁掉长城汽车刚刚积蓄起来的口碑和影响力。

我们有理由相信,欧拉凭借自己的原创设计可以满足Z世代的审美需求。

随着智联出行时代的到来,中国汽车品牌的成长速度可谓火箭式窜升,他们正凭借大胆尝试、启用新技术,在制造品质和设计美学层面已经成为了“中国制造”的一张新名片。

这个时刻,欧拉需要爱惜自己的羽毛,珍惜自己的名誉。

在我们的汽车工业已经具备了完整的产业链和独具中国文化审美的设计语言,远没有必要用“致敬”去掩饰自身的懒惰。

走艰难的路,才能引领时代,而不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