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行业 > 高通46亿美元截胡麦格纳,巨头为什么都盯上

高通46亿美元截胡麦格纳,巨头为什么都盯上了Veoneer?

盖世大V说 汽车商业评论 2021-08-11 13:59:22

撰文 / 马晓蕾

编辑 / 钱亚光

设计 /赵昊然

此刻,上任不到半年的麦格纳CEO瓦埃米·卡特吉利(Swamy Kotagiri)大概眉头紧锁,他任职以来的第一次大手笔收购可能要泡汤了。

7月22日,汽车代工皇帝麦格纳出价38亿美元现金收购瑞典高级自动驾驶软件公司Veoneer。

出价方面,这是2021年以来最大的一笔并购案,足以体现出麦格纳诚意满满。实力方面,一个是全球前五的汽车一级供应商,一个是最先进的汽车高级辅助驾驶系统(ADAS)和软硬件集成系统解决方案供应商之一,Veoneer对麦格纳抛出的橄榄枝也是欣然接受。

就当人们认为这单生意八九不离十、Veoneer将被收入麦格纳麾下时,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8月5日,就在麦格纳出价两周后,智能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出价46亿美元,一样是现金收购Veoneer,高出麦格纳18.4%。

8月8日,Veoneer表示将就高通的“更高出价”与之进一步谈判。根据Veoneer与麦格纳之间的并购协议,如果Veoneer接受高通的并购,麦格纳将得到1.1亿美元的违约金

它们为何看中Veoneer?

如果说汽车行业发展是飞速的,那么企业家和投资者的心理变化却是微妙的。

最初马斯克掀起自动驾驶热潮,整个汽车行业纷纷把大量的精力和金钱投入到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和测试之中。

虽然取得了不少技术成果,可实际生活场景中的驾驶员滥用以及各类政策阻扰,把汽车行业慢慢拉回了现实。

它们不再执着于镜花水月的全自动驾驶,而是选择实际一点,把目光放在高级驾驶辅助系统上。

在合法合规的政策背景下,自动变道、紧急制定等高级驾驶辅助功能几乎成为了新车的标配,在ADAS方面的竞争也日趋激烈。

2018年,Veoneer从瑞典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Autoliv中剥离,成为独立的ADAS供应商,并在纽交所上市。总部设在瑞典斯德哥尔摩,拥有7500名员工,遍布世界11个国家。

Autoliv与沃尔沃在2017年成立的自动驾驶合资公司Zenuity由Veoneer继续负责。

2020年Veoneer和沃尔沃分道扬镳,双方合资公司一分为二。

沃尔沃继续执着于自动驾驶,而Veoneer则把业务重心全部放在了可以短时间内商业化并迅速变现的ADAS解决方案上,成立高级驾驶辅助品牌Arriver,推出了新一代的软件堆栈。

开放、灵活、可拓展的软硬件集成解决方案成为了新的竞争力。

汽车制造商和汽车供应商能够基于一个强大的软件平台,根据各自的产品开发战略,为具体需求量身定制解决方案。

2020年,Veoneer销售额达13.7亿美元,2021年二季度净销售额为3.98亿美元。此时的Veoneer就像是一朵盛开待采的鲜花,被收购是迟早的事。

麦格纳要转型

从零件生产,到整车组装,只要是汽车身上的零件麦格纳无所不“包”。《汽车新闻》2020年汽车供应商全球销售额排名中,麦格纳位居第四。

为了保持与其他一级汽车供应商的竞争力。在传统汽车零部件生产领域已经纵横了数十年的麦格纳也面临着转型,把汽车零部件的“物理组装”变成“电子组装”。

Veoneer对麦格纳的吸引力,不只是它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的ADAS技术。在麦格纳的CEO卡特吉利眼里,Veoneer的Arriver不仅仅是一个ADAS的软件栈,也是车上其他一切零件的软件栈。

当后视镜、摄像头、动力系统、变速器和电气系统等不再只是用铰链、螺丝在生产线上机械地组装在一起,而是通过软件将他们拼接在一起时,卡特吉利认为Arriver提供了一种完美的解决方案,还可以进一步推动这些零部件的销量。

除此之外,Veoneer拥有最顶尖的驾驶辅助软件工程师。在Veoneer的7000多名员工中,4000名是工程师,其中1700名是软件工程师。

而整个汽车行业目前对此类工程师已经到了求贤若渴的地步,也包括拥有大量机械工程师、急需软件工程师的麦格纳。

对于麦格纳来说,整个Veoneer它从头到脚都想要。

高通要扩张

芯片企业在ADAS领域的参与度在持续上涨,一些世界领先的老牌芯片企业,都在瞄准汽车行业。

高通自然也不例外,它不甘只局限在手机芯片领域,一直在谋求手机之外的扩张,承诺要为汽车行业带来先进技术。

高通的主要竞争对手英特尔旗下自动驾驶部门Mobileye也是Veoneer的一大劲敌,截至6月26日的第二季度,Mobileye营收为3.27亿美元,同比增长124%。

另一竞争对手英伟达与ARM结合也只差最后一哆嗦,分析师表示,如果英伟达成功收购ARM,对整个芯片行业大有垄断之嫌。

为了深入汽车行业,高通与Veoneer之间本来就存在合作,它们将Veoneer的第五代认知和驾驶策略软件栈与高通的Snapdragon Ride可扩展片上系统(SoC)和机器学习加速器产品组合整合在一起,开发新的集成软件和SoC平台。

在高通的竞标声明中,它提到了收购Veoneer是对高通数字底盘解决方案的延伸。目标是为汽车制造商和一级供应商提供开放的ADAS平台。

不过,一位对麦格纳比较熟悉的第三方财务人员透露:“即使高通成功截胡Veoneer,对麦格纳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在疫情冲击了一年之后,它仍然能拿出38亿美元的现金,足以证明它的实力。”

按照麦格纳对自身的定位,即使没有成功并购Veoneer,它仍然是最大的基于摄像头的ADAS供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