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智能网联 > WNEVC 2021 |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常务

WNEVC 2021 |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郑继虎:智能网联汽车融合发展的创新实践

盖世直播 2021-09-16 20:13:58

2021年9月15-17日,“第三届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WNEVC 2021)在海南国际会展中心盛大召开,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海南省人民政府、科学技术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交通运输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能源局共同主办。本次大会以“全面推进市场化、加速跨产业融合,携手实现碳中和”为主题,邀请全球各国政产学研各界代表展开研讨。

在9月16日下午举办的主题峰会“智能网联汽车与智慧城市协同发展”上,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常务副主任、国汽(北京)智能网联汽车研究院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郑继虎发表了精彩演讲。

以下内容为现场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下午好!我们今天有非常好的一个机会,在这儿跟大家一块来分享我们的一些见识和对这个产业的一些理解。今天也非常荣幸地参加了上午的整个大会,在大会上我们看到最多的词就是“协同”和“融合”。在协同和融合的过程当中,智能网联汽车跟城市之间的结合是我们急需探讨的一个话题。

我们都知道,智能网联汽车是整个产业发展或者说产业升级的方向,既然是升级的方向,那么在已经确定的方向下,下一步要讨论的就是怎么干。先来看看国外怎么干的,然后再来探讨我们国家自己应该怎么干。因此今天我报告的题目关键是在“融合”这两个字上。

我想从两个方面来讲融合:第一个是融合应用的大趋势是什么样的,第二个我们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目前在做什么样的工作,希望这些工作能够对大家有一些帮助,这些帮助可能带来我们之间的一些合作。

首先来看国际趋势,智能网联非常热,各国都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包括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和韩国这些国家也出了政策,但更重要的是像欧洲、美国、日本这些国家的相关政策更具有导向性。

首先来看欧洲,欧洲是非常有特色的。欧洲是很分散的,各个国家基本上是自成体系的,但是欧盟通过一种联盟的模式把大家集成起来,他们走的路径是什么呢?通过技术路线图或者创新项目的模式把大家联合起来。他们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解决的是在这个过程中点上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他们会探索每个城市在落地时候的商业模式。通过一些项目来总结或指导在具体道路上不同道路点的不同标准。欧洲在整个传统汽车的技术上是非常超前的,其技术处于引领地位,现在主要是解决跟城市融合的问题。

再来看美国,美国这个国家非常自信,它不做具体太细的一些技术或者相关规定,美国从1.0到4.0一直在制定相应的规划,这是因为美国整体技术的创新能力非常强,只要用规划来指引就行了。同时看美国的智能技术,单车智能技术和网联技术并行发展或者说独立发展一段时间之后,现在也开始在融合。在2020年8月份密歇根洲、底特律和安娜堡之间修建了一条高速公路,这条公路的基础设施是非常完整的,很好地融合了一些技术。

再来看日本,日本是非常善于做社会或者说构建整个顶层的、比美国还要超前的规划,它的规划更看重或者说更在乎的是整个社会对这件事的包容度、接受度。它相关的一些计划、规划也非常到位,让国民对智能网联的技术有很大的接受度,同时日本的三大汽车公司尤其是本田也在这一块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世界上三个比较主要的汽车强国的做法。

我们国家是怎么做的呢?我们国家也在做很好的顶层制度设计,包括国务院层面,发改委、住建部、交通部等11部委,国汽智联协会等等,在政策或技术路线等方面发布相应顶层的指导方针。

同时我们也在做大量城市规划的工作,我们国家的布局还是非常完整的,从点、线、块、面4个层面在推进,在点层面有16个示范区,在线层面有高速公路、城市道路和封闭区域等等开展测试的活动。国家还批了4个先导区,包括京沪高速公路也在批先导区。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说在块层面上,通过城市的一些试点来解决相关的问题。另外也在推进面层面上的一些工作,这个面可能就更大了。

这个过程中也面临着一些挑战,这些挑战包括我们在单车自动驾驶算法上的一些能力问题,包括通信系统协同问题,那这些问题和挑战怎么去解决呢?我们需要“中国方案”。那中国方案怎么做呢?可能我们既要借鉴国外的,也要具体分析我们国家现在面临的一些实际问题,比如说对于渐进式的发展是谁在走呢?主要是以欧盟为主,欧盟之所以可以走渐进式的发展是因为它在汽车电子和车辆控制技术方面有非常雄厚的基础,我们国家在这个方面确实有一定的差距。另外一个就是跳跃式的发展,这是美国在走,美国为什么可以呢?因为美国在我们最紧缺的芯片和相关电子产业是非常领先的,而且是可以出现像特斯拉这样的一些公司。我们国家在这两个方面可能走哪一条路线都面临很多的困难,那我们应该怎么走呢?我们可能要融合着走。也就是说,我们既要发展式的走欧洲的路线,也要走美国的路线,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来走,这就出来了我们自身中国方案制定的问题。

那中国方案究竟怎么制定呢?我们需要把智能网联的社会性和地域性很好地结合起来,我们要做“中国方案”,这个中国方案能够符合中国基础设施和联网运营的标准等等体系。这就是我们国家下一步要走的一条路。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国汽智联、国家创新中心都在做什么工作呢?跟大家做一个汇报。首先我们作为国家创新中心也希望在整个智能网联汽车发展过程中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撑,我们主要围绕5个方面来开展:第一个方面是相关智库、中国方案的制定。第二个方面是做一些前沿技术和共性技术研发的工作。第三个方面是我们要搭建一些行业共用的服务平台。第四个方面是我们要建一些创新的生态,今天在主会场的时候,大家都在提生态,确实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未来生态非常关键。另外还有研发成果的转化。

智库这一块刚才汇报了我们主要是围绕着中国方案,给国家相关部委提供相应的支撑,包括前面提到的几个大的政策,国汽智联都在参与。同时在包括北京、天津等地方政府的政策中我们也在提供一些支撑。更重要的是在技术路线、技术研究上做工作。首先是产业的研究,其次是技术的研究。技术的研究主要围绕技术路线图以及蓝皮书在做工作,技术路线图对于产业的指导作用还是很大的,对于整个企业的指导作用也是很深的。团标方面也在做一些工作,为什么要做团标呢?因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国家标准或者行标是跟不上的,所以我们需要制定一些团标。第二块就是我们怎么把物理基础设施、数字基础设施和已经运营的基础设施很好地融合起来?因为智能网联汽车不单单是汽车的事儿,也不单单是路的事儿,也不单单是网的事儿,而是一个融合的事儿。那融合的事儿需要联谊的相关方就很多,我们需要去分析每个利益相关者的考虑和相关点,来共同设计整个智能网联汽车的方法论。新型物理系统是系统工程学的非常重要的结晶,欧洲和美国这一块现在讲得非常多,这个方法论或者说这个理论我们也在做智能网联汽车整个参考架构,今年5月份我们也发布了参考架构2.0,这是前面的两个从国家层面和整个产业融合层面上的指导方针的一些事儿或者说智库方面的一些事儿。

下面就是前沿技术的相关工作,我们主要围绕着V2X,V我们在做什么,X我们在做什么。V这一块我们主要做三个方面的工作:一个是整个技术平台的搭建,我们希望通过国家智能网联汽车创新中心能够联合行业共同做一套技术架构,这个技术架构能够指导整个产业的发展,从自动驾驶架构包括电气架构、物理架构一起集成和验证,包括基础支撑和工具链能够形成一个很好的技术平台,这个正在过程中。第二个是操作系统,因为操作系统今天在主会场的时候大家提到了三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高端芯片、操作系统和核心算法。这三个在智能网联和电动汽车领域里面大家提的非常多,可见操作系统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卡脖子环节,我们国汽智联一直围绕着这一块在做很多的工作,也承担着大量国家的项目在开展,这一块也希望下一步跟我们的产业能够有更多的合作和交流。再一块就是场景库和测试技术,我们知道智能网联汽车90%以上是仿真测试,很重要的一块就是场景库,基于场景库一些测试技术的研究非常关键,我们正在做相关研究工作,尤其是目前的仿真测试我们也在给很多企业提供相关服务。下面是X这一块,一个就是路,主要还是先导区或者说示范区里面要做的一些工作,国汽智联在做什么呢?各个城市来说,比如说我们16个示范区和4个先导区,我们受国家委托会对它们进行评估和系统总结,总结出来的这些经验会形成一个发展指南来指导每个城市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另外在这个示范过程当中整个路线图是什么样子的,怎么进行规划,以及差异化的一些自动驾驶的示范应用和设计方案,这是我们在做,而且我们现在包括北京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也是我们在支撑,包括苏州等等几个城市的一些工作都是我们在做支撑工作。云这一块可能大家更加关注,因为云确实是我们V2X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包括大家目前提的“云脑”概念,我们在建云控基础设施,这一项是李克强老师牵头在做,希望大家能够共同关注。还有就是网,网是通讯环节非常重要的内容,在这一块我们能做的是把我们不同的个体怎么很好地联合起来,比如说我们的通讯、汽车、地图、交通、地位、信息安全各个方面通过一些活动能够很好地把它融合起来。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图,也就是高精动态地图,这里面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词,也就是“高精”和“动态”。大家都知道汽车需要厘米级的地图来支撑,动态这一块就更加关键了,包括车的动态信息、路的动态信息和路面的动态信息都要把它汇集起来,然后做到我们智能网联汽车不仅仅是雷达或者说摄像头能看到、检测到的一些内容,在这个方面我们做什么工作呢?一个就是我们整合快速成图的技术,还有就是地理信息安全,地图是保密的,通过这一套系统能够很好地解决一些安全问题。这是我们在前沿技术方面做的工作。

我们现在正在建一个服务平台,总投资10.74亿,总建筑面积14万平米,我们总共有7个实验室,这7个实验室还是有非常强的领先性的,现在正在建。

这是一个创新的生态,开发者生态,这是我们智能网联汽车未来非常重要的环节,软件定义汽车时代我们必须要借鉴ICT产业的成功经验,我们发现ICT产业开源开放或者说共同构建。生态是大家都在做的工作,我们也在做这个方面的工作,对于一个开发者生态由发布者、组织者、开发者和支撑体系组成,我们也希望通过这4个层面的工作来开展。我们目前开展到什么样的程度呢?我们在今年10月份会举办一个开发者大会,在大会上会发布相应的一些需要攻关研究的内容,比如说目前像普华这样的操作系统,包括一些芯片企业,自己也会发布一些需要开发的内容。同时我们会通过线上线下的模式把开发者集成起来,这些开发者包括各个领域里面相关的一些专家,包括相关的一些开发者,包括大学的学生,很好的能够集成起来。关键是平台,平台这一块会提供比如说工具类的一些工具链的软件,尤其是在智能网联领域里面一些软件非常关键,尤其是像仿真类的一些软件我们能够给大家提供。同时提供一些数据,比如说场景的一些数据、算法等等的一些数据,给大家提供出来,然后供大家在开发的时候来用。组织这一块主要是提供一些开源的制度、法律的设计、知识产权制度设计,形成一个很好的生态体系。

我们要做一个基础算法的共建平台,大家都在说目前我们芯片缺芯,缺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在芯片这一块的一些核心东西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智能网联汽车再走一段时间之后一定会发现核心算法是制约智能网联汽车发展非常关键的一个点。受工信部的委托,我们在做核心算法的开源和开发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也希望在坐的公司能够积极参与。很多公司都在做这个方面的工作,但是往往一些核心的算法还是攻克的不够,我们希望在这个方面做一些工作。

总之,我们创新中心作为国家在智能网联领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制造业创新中心,希望能够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担当该担当的责任,为智能网联汽车的产业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这就是我的报告,谢谢大家。

(注:本文根据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嘉宾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