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下次不显示

——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车企 > 特斯拉的魅力有一半在戏外?

特斯拉的魅力有一半在戏外?

2020-02-26 来源:凤凰网汽车 

近日,生物科技创业公司Neuralink宣布,由其研发的可读取人类大脑思想意识的脑机接口技术将于今年进入人体试验阶段。

“脑机接口”、“人体试验”,这则爆炸性的信息乍看之下与汽车产业并无关系,然而当提到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相信绝大多数读者都会立刻明白其中的关联——埃隆·马斯克(Elon Musk)。

“真·开脑洞”

去年7月,马斯克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对外宣布:“Neuralink已经找到了高效实现脑机接口的方法。”彼时,这家创业公司刚刚成立两年,而旗下首款产品堪称“真·开脑洞”。

Neuralink 宣称可以通过微创、无血、安全的方式将一种定制芯片植入大脑,从而更好地读取和放大来自大脑的信号,最后使用一种直径4-6微米(不到头发丝直径的 1/10 )的线,把芯片读取的大脑信号传送出来。在首次发布此项技术时,公司表示当时的进展已经能够让一只猴子用大脑控制一台电脑。

8个月过去,马斯克宣布,这项技术进入人体试验阶段。马斯克希望这项新技术“最终将成为患者因为中风、意外事故、先天性缺陷等各种原因而失去大脑部分功能的补充。”

而这仅仅是脑机接口技术的底层能力——修复,即通过意念操纵机器,让机器替代人类身体的一些机能,修复残障人士的生理缺陷;在此之上是脑机接口的第二层——改善,通过脑机接口,改善大脑运行,令注意力集中、思维敏捷,清醒高效地执行任务;继而是增强——令人类短时间内拥有大量知识、技能,科幻电影中常常出现的记忆移植就是这一层面研究的重点,同样在这一层级,如果将大脑的意识上传到计算机,则可能借助计算机实现意识的永生;脑机接口的终极应用是沟通,无需语言,仅靠脑电信号就可以彼此沟通,实现大脑信息的“无损”传输。

2018年 ,《经济学人》封面文章称,脑机接口技术可改变思想对于人类的意义。文中同时披露,美国军方和硅谷都开始关注此项技术。风险也是显而易见的,技术、安全性以及伦理,仍然是此项技术商业化的障碍。

“百货”创业

脑机接口技术又一次提醒外界马斯克在创业领域有着怎样广泛布局,其涉猎范围之广堪比“百货商店”。

以特斯拉为例,除了大家耳熟能详的电动汽车,旗下的太阳能屋顶业务有望成为支撑其高市值的另一项核心业务。本月初,马斯克在社交网站宣布,特斯拉今年将在全球拓展太阳能屋顶业务,并将很快进入中国和欧洲市场。

不过太阳能屋顶本质上不是什么新项目,而是2016年特斯拉斥资近50亿美元收购SolarCity而来。了解SolarCity的人知道,公司的创始人林登(Lyndon)和彼得·里夫(Peter Rive)是马斯克的表兄弟,而且马斯克曾为这家公司投入了1000万美元,他本人既是最大的股东,也是董事会主席。

与特斯拉一样,SolarCity也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公司自2012年上市,两年时间股价增长近十倍。然而随着业务前景的不明朗令投资人逐渐失去信心,加之债务不断飙升,SolarCity的股价开始向下走。马斯克试过以购入债券和股票的方式拯救这家公司,但最终被董事会采纳的解决方案是特斯拉对其进行收购。

马斯克创立的另一家公司——SpaceX相比之下更加成功。仅在2019年,SpaceX就进行了13次火箭发射。作为NASA商业航天员计划的一部分,公司与NASA签订了价值31亿美元开发飞船航天器的合同。除了广为人知的猎鹰9号和猎鹰重型火箭,SpaceX正在研发可完全重复使用的航天器“星际飞船”。同样是要面对巨额的研发投入,SpaceX也在寻求资本市场的帮助,眼下公司正在设法筹集大约2.5亿美元的新资金,新的融资将使其估值达到约360亿美元。

另据Engadget报道,SpaceX计划在5月7日进行载人首飞。根据马斯克的计划,未来10年SpaceX将建造1000艘“星际飞船”,每艘飞船同时搭载100人和100吨货物;平均每天将有3艘“星际飞船”发射,开启人类的火星移民计划。马斯克说:“会让每个人都能去,只要他们愿意。没有钱去火星的人会得到贷款。”

纵观马斯克的创业,他像一匹野马,在每一个或前沿或传统的产业左冲右突,想要打破一切既有的壁垒、规则。而看似凌乱的轨迹背后,似乎是马斯克对于人类借助技术实现永生的庞大野心。

资本市场的两极分化

资本市场给了特斯拉不遗余力的追捧。根据最近发布的财报,2019年特斯拉营收已接近250亿美元。2月24日,特斯拉市值1531.77亿美元,照此计算,其市销率超过6.1。资本市场以截然不同方式对待特斯拉和传统车企。

然而,特斯拉的支持者显然不觉得这是上限,以方舟资本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认为,特斯拉2024年的预期股价可达7000美元,甚至15000美元。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买特斯拉的账。摩根士丹利一份最新报告显示,这家机构分析师预测特斯拉股价可能还将涨至1200美元,上涨空间约33%;但这仅仅是过山车的顶点。在大摩眼中,特斯拉的股价起码要打两个对折才是合理预期。

96岁的查理·芒格对特斯拉的股票敬而远之,近来他公开表示:“不会去买特斯拉的股票,但也不会去做空;埃隆·马斯克有点特别,他可能高估了自己;但他也不总是错的……”

即便只是特斯拉,偶尔犯错都伴随着难以承受的高昂代价。这里所指并不是股价的波动,又或者产能的增减,而是在过往自动驾驶辅助技术的推广中,马斯克及他的团队曾经有过的过于激进的表现,以及由此导致的事故和伤亡。有趣的是,马斯克一直旗帜鲜明的唱衰人工智能,他曾在推特账号上表示,人工智能“可能比核武器更危险”。一边是担心人工智能毁灭人类,一边放任人工智能初级阶段的产品接管自己用户行驶中的车辆。马斯克的立场究竟如何,不免令人困惑。

而现在,脑机接口的技术研发对马斯克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科技是中性的、不存在立场,决定科技正邪的是使用者。所以,对特斯拉、星际旅行或是脑机接口科技的信任与否,免不了对马斯克人品的押注。马斯克“偶尔出错”的危险性也随之陡增。面对马斯克过往的行为方式显示出极大的不确定性,技术、权力、永生都蒙上了一层略带危险的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