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资讯 > 赵清洁:万得汽车眼下还谈不上“过冬”

赵清洁:万得汽车眼下还谈不上“过冬”

2008-12-12 作者:Joanne J...  来源:盖世汽车网 

上接《赵清洁细数万得汽车的三大成长转折点》

(四)海外收购要考虑五大因素整合

盖世汽车网:进来围绕抄底美国汽车产业有很多言论,我看近来有关于您的言论,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如果有可能,万得会看中那些资源进行收购,打算怎样整合?

赵清洁:近期中国有很多的汽车产业人士都在讨论,是不是需要该到美国去捞底。我是认为该捞底了。为什么中国汽车包括汽车零部件业要捞底?主要有由于中国产业界有几方面的资源不足:第一个资源是国际市场的推进,第二个资源是技术积累,即研发技术的不断积累,第三还有国际市场的认证——比如中国整车到美国去卖就必须符合他们的安全和环保标准,现在达到美国认证的没有几个,只有奇瑞差一点给克莱斯勒贴牌进入南美市场,那如果把克莱斯勒买下来的话,这种认证不就全部拿到手了吗?

但是像我们汽车零部件企业出手时,必须要考虑这些资源是不是共享的,即品牌、技术、市场、成本和产业链条这五大要素之间的整合。就万得自身来说,首先我们具备成本优势和产业链条的优势,而国外公司可能具备品牌和市场网络的优势,在研发方面我现在认为他们并不一定比我们好,万得的核心竞争优势已经构筑起来了,剩下的问题在于产业链条的整合是否是到位--这是其一;其二在于,买进国外公司,现在可能很便宜,但要运营它成本就很高了,因为这些企业的现金流都枯竭了。综合考虑下来,我们还是很谨慎的。尽管现在和几家公司在谈,但我不认为短期能有结果。

盖世汽车网:那如果中国企业真的要进行海外收购,您觉得管理是难题吗?

赵清洁:我不认为是问题。现在金融危机发生后,不仅仅是他们的资产被打折了,他们的人才也被打折了。干嘛不使用他们被打折的人才来管制呢?我们应该把视野放到国际化。我也历来主张我们本土的汽车企业就应该雇佣很多的外国专家来管控,才能提升我们的竞争能力,现在很多企业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我们万得现在至少有15个外国专家了,在我们国内工作。这些都是引进的,缺什么人招什么人。

盖世汽车网:我注意到万得的高层基本都是老部下,研发副总也是外籍人士。你们企业的人才标准和人才发展战略是怎么制定的?

赵清洁:这当然跟我们的文化有关了,我们一直倡导三个价值最大化--社会价值最大化、员工理想价值最大化和公司价值的最大化。我们有一点强调的,就是我们要保证每个员工的自身价值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并获得体面的生活,这也是公司的责任和义务,但是我们绝不承诺终身雇佣。我们还提出把我们的产品制造转换成产品创造。

盖世汽车网:一个企业发展总归有高潮有低谷,在低谷时候比方金融危机来临时怎么挽留将要流失的人才呢?

赵清洁:其实人在一个地方,不被逼的话是很难走的,也有即使被逼也不走的,这主要是对未来的看法是不是能够达成一致。譬如大家都知道遇到金融危机了,增速放缓或者受挫是整个行业性的情况,关键的是要跟大家讲述清楚未来五年的目标是什么,并达成一致。这样即使是有短期的市场调整,大家都不会动摇的。我们的理念就是中长期一致。

(五)眼下不算过冬 市场集中度势必提高

盖世汽车网:如果您回顾的话,哪一个时期是经营史上的特别困难时期?眼下算不算?

赵清洁:应该是2004、2005年。筹备香港上市阶段,当时主要因为我们主要是遇到了产能瓶颈,生产力不足。感觉那个时候最困难,放弃了很多的市场机会。

现在金融危机影响下,我们的产能也有所调整,不可否认中国汽车产业在放缓增长。因此我们制定明年计划时把市场分成四个方面:一个是老客户中的老产品,去抢份额和订单,这个是最快的打击对手的办法;第二个在新客户上应用我们的老产品,这样我们最节省资源;第三个是跟进老客户中的新产品;第四就是积极开发新客户新产品,储备未来。我们的市场计划主要向这四个方面延伸。

盖世汽车网:这些举措算不算"过冬"的打算?

赵清洁:对于我们来说这不应该是过冬。我在近来我们公司范围内的计划会议等多个场合都阐述一个观点,中国汽车业2005年、2006年和2007年这三年都以20%左右的速度上升,我认为这是非正常非理性的,那么可能明年增长率估计在10%左右,回落到一个正常的增速上来,也就意味着我们公司的生存环境更加理性。我们预计明年销售收入应该还能会保持30%-40%的增幅,"过冬"还提不上。

盖世汽车网:短期一两年内,您对市场格局和趋势的预判是怎样的?

赵清洁:我还是比较乐观的。我是这样看,美国三大汽车无论得到政府救援与否,都只是延缓和不延缓他们关闭的问题。所以我预测这三大汽车巨头早晚被其他的汽车企业重组,包括中国应该肯定重组他们中的一家公司,所以未来的中国汽车就是全球的中国汽车。所以中国汽车企业的增长和以后的出口都应该受到我们的关注。金融危机的到来对于我们来说并未全无影响,所以我们现在更关注现金流,即压缩我们资产的占用,使现金更充裕,此外就是我们更重视市场规模的推进。

盖世汽车网:现在万得已经是国内第二大,有人说像电装品等竞争充分的零部件领域,短期内市场份额格局发生大变化要靠整合实现,您认为呢?

赵清洁:按照全球汽车产业的发展规律来看,这个产业未来就是集中度提高的过程,但在中国却出现了逆向运动,即有很多的名不见经传的对手、新入者参与了竞争。但我不认为这是主流;主流还是集中度的提升,因为这是资源最合理的配置。那么未来中国零部件业这些对手里面,能够参与未来竞争的几乎都是规模企业或合资企业,本土小企业还有几个?但目前都在给低价位车供应产品。中国汽车市场需要有更多的规范,随着中国汽车消费者更加成熟,他们对品牌品质和服务会很关注的,一旦这些被提升了后,我认为集中度肯定会提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