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下次不显示

—— 汽车产业链供需平台 ——
首页 > 产业链 > 人物访谈 > 专访一汽红旗首席创意官贾尔斯.泰勒先生
专访一汽红旗首席创意官贾尔斯.泰勒先生

——— 专访一汽红旗首席创意官贾尔斯.泰勒先生

分享到:
来源:易车 作者:任毅 发布:2018-09-21

2018年9月20日,易车网有幸受邀参加了与中国一汽全球设计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COO)贾尔斯·泰勒先生的首次访谈会,此次也是泰乐先生加盟一汽后首次在媒体前亮相。

一汽红旗首席创意官,泰勒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全球设计副总监兼首席创意官 贾尔斯·泰勒先生

贾尔斯·泰勒简介:

贾尔斯·泰勒先生1992年毕业于著名的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车辆设计专业,获硕士学位。

毕业后,泰勒先生进入雪铁龙汽车公司,任职外部设计师,负责了雪铁龙的Xsara车型设计以及C3 概念车设计。

加入劳斯莱斯之前,泰勒先生在英国捷豹汽车公司工作了13年,任职捷豹核心设计师,负责了一系列车型的设计,包括XJ和XK等。

2012年泰勒加入劳斯莱斯,任设计总监一职,在劳斯莱斯工作期间,领导设计了诸多成功车型,包括魅影(Wrait)、曜影(Dawn)、幻影(Phantom)、以及备受期待的库里南(Cullinan)等,泰勒先生目前和家庭成员居住在德国慕尼黑。

未来,中国一汽慕尼黑前瞻设计中心承担中国一汽的红旗品牌与自主品牌前瞻造型项目和量产造型项目的设计工作,同时将与中国造型团队进行深入交流与合作,共同推进红旗新一代车型的设计开发。

一汽红旗首席创意官,泰勒

出席媒体沟通会的嘉宾有: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全球设计副总裁兼首席创意官——贾尔斯·泰勒先生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品牌公关部部长——杜晓东先生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红旗造型所所长——张铭先生

杜晓东讲话:

尊敬的贾尔斯·泰勒先生、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很荣幸能和泰勒先生以及在座的媒体朋友们参加今天的访谈。在这里,我谨代表中国一汽,代表红旗品牌,向关心支持我们的各位媒体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和热烈的欢迎!

前不久,7月31-8月2号,红旗品牌迎来了60周年的生日。我们也确立了全新的品牌战略,那就是将新红旗打造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

60年代表了红旗品牌拥有深厚的历史积淀。新红旗品牌战略则向大家表示:历史的辉煌我们应该铭记,不该沉湎。在新时代下,我们应该牢记新高尚使命,向着更高的目标前进。

因此,面对历史的辉煌和新时代下的使命,我们致力于汇聚国际化的力量为红旗品牌注入新生。尤其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我们需要更国际化、专业化的团队,更全球化、多元化的理念和视野,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更好地将中国优秀文化和世界先进文化,现代时尚设计、前沿科学技术、精细情感体验深度融合,打造卓越产品和服务。

泰勒先生的专业能力、过往的职业生涯经历及全球性视野与中国一汽、红旗品牌的需求很契合,尤其是据我了解泰勒先生非常喜欢中国文化、了解并喜爱红旗品牌,我想他能够加盟中国一汽、红旗品牌也实现了他的愿望。事实上,泰勒先生已经在中国一汽新的办公场所NBD大楼和他的中国同事一起开展工作。

最后,希望各位媒体朋友一如既往的关注、支持、厚爱中国一汽,共同打造一个全新的、不一样的红旗品牌。谢谢大家!

贾尔斯·泰勒讲话: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媒体朋友们,大家下午好。

我非常荣幸与振奋能够成为中国一汽的成员,同时,今天下午能够见到各位,我感到非常高兴。

我最初为雪铁龙进行服务,之后进入捷豹公司,设计过部分捷豹车型,之后进入劳斯莱斯公司,在那边工作过一段时间,现在我正式加入中国一汽。之所以要进入中国一汽,是因为我有一个愿景,能够重新让我们这样非常知名的民族品牌——红旗能够再次焕发它的青春,让它显得熠熠生辉。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深刻地热爱和熟悉,中国一汽这个舞台我想一定能为我带来非常好的机会。

在过去十年时间里,我一共来中国六次,我对中国的文化传统和传承非常着迷,我拜访过北京的紫禁城,还去过中国的一些文化中心。我希望能够应对各式各样的挑战,中国文化对我来说像高山一样充满挑战。我非常乐于去攀登这样的高山,红旗这个品牌也给我带来了挑战,我愿意去应对和迎接这样的挑战。红旗品牌可以让我在中国文化,和品牌的角度同时获得各种挑战,我也有迎接各种挑战的欲望和兴趣。

现在我主要的目标就是能够让中国一汽的设计团队成为一支世界级的设计团队。无论是中国同事还是欧洲的同事,我们都有这样一个共同的愿景,就是重新让红旗品牌成为伟大的品牌,重新让红旗焕发出它应有的魅力,让它实现红旗的宏伟蓝图和目标。

我相信我的加入也能为中国一汽带来更多的改变。首先我对中国文化有着充分的尊重和热爱,还有我对中国一汽以及企业文化的尊重和热爱,同时把我作为设计师的热情带入到企业当中。我要特别感谢身边的杜部长,感谢今天下午这个发布会,感谢各位,谢谢!

Q1:泰勒先生您多次提到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热爱,请描述一下您对中国传统文化和汽车设计的理解。

贾尔斯·泰勒:我本人非常喜欢做的一件事情是,深度解读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民族的文化内涵。文化的内容非常多,包括很多艺术的东西、民间的智慧、文化中存在的古老智慧,以及和艺术相关联的人物,以及由这些人物引起的情感上的认同。我想所有的这一切都可以成为我们的文化认同感和价值感,无论是英国人、美国人、德国人,都有这种文化的认同感。我非常认同董事长徐留平先生想要重塑红旗这个品牌的愿景,他希望能够在重构红旗品牌过程当中,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把中国的优秀文化DNA很好体现在红旗品牌中。

Q2:您现在的工作地点是前瞻设计中心,这个设计中心的主要工作内容是什么?您是如何去协调和配合中国一汽的其它设计工作?

贾尔斯·泰勒: 中国一汽慕尼黑前瞻设计中心主要工作将集中于前瞻性概念设计,前瞻设计中心是我们在全球布局中的一部分,与长春的设计中心工作内容上有所区分,各有侧重,我会同时在慕尼黑与长春工作。

根据中国一汽对我的要求主要可以概括为:

1)负责制定中国一汽造型理念、设计策略、设计语言,以及产品造型节点的评审和验收。2)负责建立中国一汽造型战略规划、开发体系,提升全流程造型设计能力,培养造型设计团队。

3)负责一汽慕尼黑前瞻设计中心的建立、运营以及设计团队的发展。

Q3:您觉得对于红旗品牌来讲,它的主要价值观是什么?您如何理解这个价值观,并且把这个价值观体现在这个品牌和产品设计当中?

贾尔斯·泰勒:如果要用一些词汇描述价值观的话,我觉得比较贴切的是新高尚和大气。我在劳斯莱斯工作过一段时间,劳斯莱斯也曾经有自己专属的特性,对于红旗而言也有自己专属的特性,红旗品牌拥有60年的历史,有非常独特的气质。通过我的工作,一定会让红旗的车型具备具备自身特色的辨识度,并且使得车型的外观设计能够匹配上它所拥有的60年历史积淀,以及它在中国的知名度。

对于车型的设计,首先要考虑车身整体的比例;其次关注细节,尤其是精致的细节,在车身上的体现;我们还需要关注材质,营造高级感。我相信通过我们的努力,一定会将红旗车的美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我觉得这样的工作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下来的,所以我需要建立团队,我的团队每个成员都会成为文化元素的吸收者,我会倾听他们在文化中的交流。从我的角度而言,我带给红旗的是一个方法,而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方案和答案,在工作当中我会不断吸引和招募相关的人才,能够加入到我的团队当中,然后带领大家探访中国的各个城市,将这些很好的文化要素进行融汇贯通。

我刚才在发言当中用的中文是“新高尚”。当初我离开劳斯莱斯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因为我确实深切的感受了到中国一汽对我的信任和赏识,现在进入中国一汽为红旗品牌工作,我从红旗品牌身上感到了大气的气质。劳斯莱斯的品牌气质相比会窄一些,红旗的视野和气质更大气,所以离开劳斯莱斯并不是一个困难的决定,我非常愿意,也非常荣幸能够加入到中国一汽这个大家庭当中。

Q4:我之前关注过您要离开劳斯莱斯的消息,当时有猜测说您会回到宝马或者宾利,但是来到了红旗,是出乎很多人预料,让很多人惊讶。从刚才的沟通中,你比较喜欢挑战性,比较喜欢中国的文化,我们想知道,您之前的设计都是英国豪华品牌,比如捷豹、劳斯莱斯,您觉得中国的文化有什么可以融合的地方?比如英国人受中国人的影响,他们喜欢中国的瓷器,也有喝下午茶的习惯,您会融合您之前对英国的了解吗,如何把这种融合运用到汽车设计上?

贾尔斯·泰勒:您刚才的问题是对两个国家的文化的融合,我的回答“也是,也不是”。未来对于设计,我会通过汽车的设计能够让人们感觉肃然起敬,就像人们看到一个高贵的人士一样,是他的承诺获得人们的尊重和关注。

我觉得一个品牌要想成功,最重要的是管理层能否认识到品牌的价值,能够关注品牌的原有基因和调性。我以设计师的身份来到中国一汽来,我们需要把红旗打造成为有自己特色的品牌,不会让红旗看上去是劳斯莱斯的车型,我相信我有非常丰富的中西方文化的底蕴,有信心能够带领团队完成这一使命。

Q5:红旗对于中国的消费者来说有很长的历史,这个对于消费者本身而言是能够留下很深刻印象,也会带来刻板的印象。您认为如何在设计上,通过家族化的语言来消除红旗本身品牌历史中的刻板印象,让更多人了解到红旗近些年来的变化,是大刀阔斧的改革,还是一步一步的?

贾尔斯·泰勒:谈到刻板印象,即使是劳斯莱斯这个品牌也不能避免刻板印象,要打破这个刻板印象要有新的设计来实现,通过新一代的设计可以打破一些刻板印象,同时可以丰富强化这个品牌的形象,但是这绝不是轻易能够做到的事情,不是一个方案,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工作,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团队来共同实现这个目标。您会对红旗有您自己的固有的印象,我相信在整个设计团队,管理层的共同努力之下,我们一定会为红旗的形象注入新的活力,让它更好为中国的消费者和中国的市场所接受。中国的市场现在已经日趋成熟,想要获得市场的认可,需要有一个好的设计,而一个好的设计需要一个好的团队。

杜晓东:前不久我们举行对红旗未来产品造型的鉴赏,我们也局部向大家释放了我们部分的产品的信息。红旗从来没有停止改变,巨大的变化是去年的8月份,徐留平董事长来了之后,一系列的改革与变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的变化已经悄然发生。但是我们都知道,一个好的车企不仅是造型的问题,是整个产销研环节共同提升进步的结合,需要投入很多的时间。我们正在快马加鞭去做。随着泰勒先生的到来,更会助力红旗在全球化的进程当中更快一些,在造型与创意方面,也会得到更好的探索。

Q6:您刚才谈到了我们希望红旗有一个变化,红旗品牌在后续的设计观念当中更有个性化,更有风格化的品牌。您对于面临的这个目标的客户是怎么样的画像?如果这个品牌辨识度特别高,这个群体是不是就是更明确的群体?对于设计师而言,设计出一款好的车型是不是个人化的风格更强一些才是更好的车型?

贾尔斯·泰勒:对于红旗品牌来说,未来产品线将会非常丰富,这就意味着我可能要对不同车型进行不同的设计与创新。欧洲的车,各个级别都有一些固定的特点,一看就知道是一款欧洲车,所以我现在的任务是为中国的品牌提供一种独有的设计特点,对我来说会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中国拥有丰富多元的文化,而红旗品牌所体现的“新高尚”正是这种文化与情感的一种缩影,这里面包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我们希望能够设计出不同车型,让消费者在走进展厅的时候能够一眼属于他的车型,能够立即对车产生情感上的纽带和连接,但是做到这一点很困难,我们会努力朝这个方向发展,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中国一汽的原因之一,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

Q7:您刚才说欧洲车有一个整体的概念,让人能够一眼识别,您对于自主的车型品牌,以及推出自己的设计有前瞻化的车型,您对于中国整体的设计的市场是怎么样看待的?

贾尔斯·泰勒:谈到中国设计的汽车,现在是正当其时,中国的汽车制造业正在日益完善,质量水平在不断提高。原来我在劳斯莱斯工作的阶段,我曾经有幸到清华大学进行参观,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充分理解和认识到中国汽车设计和制造的水平和工艺,这也给了我足够的信心让我加入到中国一汽。现在的市场已经进入到了新的阶段,消费者越来越年轻化,在车型选择上会更多关注产品本质的内容,消费者更愿意把钱花在高品质的车上,而不是盲目追求西方豪华品牌。我之所以这么说不是因为我来到中国,我已经注意到这个趋势,注意到市场发生的变化,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加入中国一汽的非常重要的原因。我非常愿意看到中国的年轻人在中国市场,通过自己努力挣的钱重新投入到中国的品牌,中国自己制造的产品上。

Q8:您说现在年轻人更注重产品本身,您认为好的汽车设计应该具备哪些因素?

贾尔斯·泰勒:说到一款车好的设计,首先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比例。从设计师的角度而言,完美的车身尺寸、恰到好处的线条轮廓将很好地展现车辆的气势,重视比例搭配这不仅是在中国的趋势,更是全球设计趋势;其次,好的汽车设计,还需重视车辆本身的材质用料的品质,这将极大的影响消费者对车辆的感受。要设计出一款人们喜欢的车型,这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做到,需要整个团队合作实现我们的目标。这个团队不仅仅是设计团队,我们可能更多要了解市场营销,要了解商业的逻辑,来确保团队能够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

Q9:很多设计师愿意在他的主导全新设计里加入比较大的车型,或者SUV车型加入他的设计理念。您对红旗品牌的经典元素,包括需要传承的东西的理解基础之上,您的首款设计产品更愿意搭载在什么样的车型上?是轿车?还是SUV?还是什么样的车型?

贾尔斯·泰勒:如果要问我从什么车型开始体现我的设计理念,如果一定要让我选择的话,可能是红旗L5,因为这款车是最经典、最具有品牌特性的车。我昨天非常荣幸试驾了一下。这款红旗车展示了中国的文化和设计元素,尤其是“红旗”这两个字是毛主席写的字,非常好地体现出了中国的文化,我觉得造型设计团队在红旗L5这款车型之上会努力表现出它“新高尚”的调性,我们希望在这款车上融入一些年轻化、现代化的动态特征,我非常乐意接受这样的挑战。

分享到:
推荐给好友